<dl id="xzozl"><dfn id="xzozl"></dfn></dl>
<s id="xzozl"><optgroup id="xzozl"><ol id="xzozl"></ol></optgroup></s>
    <option id="xzozl"></option>

  • <div id="xzozl"><ruby id="xzozl"></ruby></div>
      <bdo id="xzozl"><em id="xzozl"><meter id="xzozl"></meter></em></bdo>
        <option id="xzozl"></option>

        <source id="xzozl"><delect id="xzozl"></delect></source>
        <progress id="xzozl"></progress>
        <progress id="xzozl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400-8836-400

          【圖途】一個念頭 三年打磨 穿越生命禁區的匠心之作

          2017-11-06 09:39:23


          八十余人團隊一群電影瘋子,歷時三年,三進三出被喻為“生命禁區的——世界第三極羌塘”趙漢唐負傷無數、江一燕零片酬出演、李屏賓帶病上陣、全組上下置身于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高寒地區,面對沙塵暴、暴風雪、龍卷風等極端惡劣天氣;途徑沙漠、雪山、冰原、荒原等各種復雜地貌,用探險的無畏與勇敢精神詮釋一部戶外探險電影的極致匠心。



          一個念頭?深入生命禁區??傾盡三年?苦心打磨

          導演趙漢唐熱衷于戶外極限運動,曾經攀登過多座五、六千米級別的雪山,作為演員的他,多年來一半時間拍戲,一半時間就獨自駕車深入青藏高原、藏北無人區、塔克拉瑪干沙漠、帕米爾高原旅行探險……作為一位專業演員并成功轉型的專業電影人,在拍戲之余仍堅持探險,將自己置身于自然之中,探尋自由與生命的真諦,同時在此過程中,積極創作戶外題材劇本,捕捉自然風光的壯美瞬間,而他的作品也曾數度被國內各大雜志、網站刊登,得到探險領域和影視同行的認可。

          導演趙漢唐偶然在機場買到一本書《北方的空地》,就是前不久在網上看到的一篇戶外紅貼,內容也正是導演趙漢唐本人獨自駕車旅行去過的地方,正是對于這片土地的了解與熱愛,他萌生了一個大膽的念頭,想拍一部屬于世界第三極羌塘的探險電影,于是他找到了這本書的原作者楊柳松,在與楊柳松交流這些經歷過程中,發現他們對自由與遠方擁有共同的執著與癡迷,兩個人都是喜愛和選擇獨自旅行,于是他們一拍即合,把這本書拍成一部屬于國人的極地探險電影,讓中國電影史上出現首部真正意義上的戶外探險題材劇情電影,最終經過在世界第三極——羌塘無人區的艱辛拍攝,將影片拍攝完成,出來之時他已是滿身疤痕,好似一位戰士剛剛從沙場歸來一斑。?



          千磨萬擊還堅勁 ?“不惜命”的趙漢唐

          說到趙漢唐的一身傷疤,就不得不說到他在拍攝中的一個“啼笑皆非”的奇遇,別人拍戲,都是替身演員以身涉險去完成一些高危的鏡頭,電影導演趙漢唐在決定拍攝《七十七天》之后,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傷,第一年拍攝曾帶了一位武行出身的替身,而替身演員先出了問題,高反、冰凍迅速消磨了替身演員的意志,從最初拍一場戲需要半小時以上的思想動員工作,到后來干脆無法參與拍攝,面對這樣的情況,趙漢唐笑稱:“那怎么辦,自己的戲,就自己上唄!”

          從此,只要不傷到臉,他都自己去拍。昆侖山上流下來的雪水,冰涼刺骨還夾雜著大量尖銳的石頭,運行中的搖臂,直接撞上胸口,山谷中的寒風,一秒鐘凍透所有衣服……所有能想到的、想不到的風險,趙漢唐都親自上陣,于是劃傷、撞傷、凍傷……趙漢唐的身上,至今還傷痕累累。



          江一燕零片酬出演?把有限經費用于電影拍攝?純粹的人做純粹的事拍攝《七十七天》,趙漢唐從開始就沒想太多,有想法,就開工。于是等到了該有女主演進組的時候,沒錢了……“活了半輩子,就想干一件自己想干的事兒”籌備期間,一次偶然的機會導演與江一燕相見,她發現在這個喧囂的時代,還有這么一幫純粹的電影人,為電影付出這么艱辛。江一燕聽說經費有限,她直接告訴導演,自己不要片酬出演,讓他把有限的經費用到拍攝上去。

          江一燕在藏區拍攝期間氣候極其惡劣,天氣冷的她連臺詞都說不出來。即便是這樣,不拿一分錢片籌的江一燕仍然拍得樂在其中,等拍攝完成,原本為了拍攝效果而化的“高原紅妝”卻很長一段時間都沒辦法卸掉,她真的凍出了高原紅……




          殿堂級大師李屏賓?羌塘無人區?敬業創作電影《七十七天》

          雖然經費緊張,但為了拍攝效果趙漢唐仍舊請來了國內最強的制作團隊,七獲金馬獎的攝影指導李屏賓、十獲金馬獎的音效設計杜篤之、金馬獎和金曲獎雙料配樂大師何國杰、十五座金馬獎杯的剪輯顧問廖慶松,還有搖滾教父竇唯親自作詞作曲的主題曲,《七十七天》可謂匯聚了一群殿堂級的大師。

          說起當初請李屏賓老師加入《七十七天》拍攝,其中還有一個小插曲,導演介紹拍攝外景地的條件后,李屏賓老師聽完介紹,并沒有立即答應,而是回到洛杉磯,在家里后山上爬了一星期山,堅持鍛煉身體,覺得自己身體可以應對嚴酷的環境,才決定進入劇組在極地高海拔無人區進行拍攝工作,就算再苦,他也想參加。

          最后一次進藏區拍攝前,李屏賓老師就有輕微咳嗽,在高原地區身體出現問題,病情很容易加重并不容易好轉,很長一段時間李屏賓的咳嗽都非常厲害,他不但拒絕了大家讓他去平原休息的提議,甚至為了拍攝效果,多長時間的鏡頭都強忍著咳嗽,每次導演喊“咔”,他都會長時間咳嗽不止。

          無論是獲獎無數的大師,還是普通場工,全組上下80余人,攜帶著大量重型器材,三進三出無人區腹地,克服了交通、用水、飲食、高反、溫差、缺氧甚至上廁所等無數的阻礙,最終完成了這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雖然一碗紅燒肉都成奢望,但這群“瘋子”竟全都無怨無悔。




          解密無人區?幾億年無人類涉足?《七十七天》勇敢前往

          說到無人區這個詞,很多觀眾在腦海中都沒有概念,電影《七十七天》所拍攝的無人區,其實指的是中國西北的羌塘無人區,羌塘在藏語中意思是“北方高地”,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,是我國地勢最高的一級臺階,被稱為“世界屋脊的屋脊”,直至20世紀70年代,羌塘無人區在中國大陸的版圖上都是一片神秘所在,被稱為“生命禁區”。時至今日,進入過它的人仍寥寥無幾,更別說像楊柳松這樣只身橫穿并平安回歸,像趙漢唐這樣帶著80多人三進三出還要拍電影就更無法想像。然而,雖然這里人跡罕至,卻是野生動物的天堂,也擁有著天堂般的大美風光,它同時擁有著冰川、沙漠、湖泊、雪山等奇特景觀,還有一片號稱“天空之鏡”的巨大鹽湖,而這一切,都被趙漢唐和他的80多人團隊小心翼翼的收藏在了電影《七十七天》當中,在這部電影里,在這片很少有人涉足的荒原你可以摒棄所有世俗的標簽,找到屬于自己的自由與遠方。



          圖途(廈門)戶外用品有限公司 閩ICP備08006556號

          特黄大片好看视频